999文學 > 登基吧,少年信息頁 > 登基吧,少年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父母愛子

    馬寨主拉下臉“還是頭一回聽這樣的道理叫你這樣說,要是跳出個第五氏的后人出來,你五伯就該將這本書雙手奉上還是說收了你們幾個弟子,掏心掏肺教導不說,還要將能傳家的寶貝分與你們,否則就是錯處”

    “物歸原主有什么不對至于傳給我們,不是應當的五伯當初在山上說的,就是教導我們兵法”馬駒子皺眉道“若是藏私了,還算什么教導”

    馬寨主怒極而笑“物歸原主你一個土匪窩里長大的跟我提什么物歸原主怎么到了你五伯這里,就不是原主就算第五軍略在他手中,也是一代代傳承下來的,怎么就做不得主人還有你們幾個兔崽子,是交了束脩了,還是服侍起居了這自古以來只聽說弟子欠師傅的,沒聽說師傅欠弟子的,沒有那么多當是不當是的。給你們的,你們收著,不給你們的,你們也別瞎惦記”

    馬駒子皺眉道“爹怎么就不能惦記要不是爹讓了滁州”

    “閉嘴”馬寨主怒喝。

    馬駒子依舊憤憤難平“爹”

    馬寨主定定地看著女兒半響“你如今自領一軍,位次還在小寶之上,有什么不滿的別說什么讓不讓滁州的話,當時的情形,你爹不讓滁州,也做不到老大的位置,你當鄧健是白站著的我不信你想不明白這個,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怎么做不了老大要是五伯、七叔、八叔都支持爹,鄧爺看著五伯面上也不會動”馬駒子咬著嘴唇,嘀咕道。

    馬寨主只覺得心中發涼“你到底想要什么”

    馬駒子的臉上紅了白、白了紅,好一會兒才帶了倔強道“我就是舍不得第五軍略傳出去”

    馬寨主擺擺手道“行了,行了,我曉得了我這就去見你五伯”

    馬駒子訕訕道“爹旁敲側擊就行,別直接討”

    馬寨主輕哼一聲,沒有再搭理馬駒子,起身去了太尉府。

    太尉府。

    見到馬寨主過來,霍五看了看外頭黝黑天色,倒是頗為意外。

    這都入更了。

    “老六,這是有什么急事”

    “心里憋悶,尋五哥喝幾口”

    “”

    霍五晚上吃了兩海碗湯面,正飽著,可既是兄弟想要喝酒,吃飽了也得陪著。

    打發小婢往廚房傳話,少一時廚房就整治了一桌酒菜上來。

    四冷四熱,八碟下酒菜。

    馬寨主看著桌上燒蹄筋、炸豬皮,不由紅了眼圈。

    這兩道菜是他心愛的。

    五哥看著大咧咧,最是心細。

    霍五提了酒壺,給馬寨主滿上“白日里還好好的,這怎么了”

    馬寨主拿了酒杯,一口干了,才道“五哥,等轉了年,打發駒子去廬州吧”

    霍五疑惑道“好好的,打發孩子去廬州作甚駒子氣你了父女之間哪里有隔夜仇到底為了什么,你告訴我,我去說駒子”

    “心歪了還念著滁州舊事,只當我讓了滁州給你,覺得你虧欠我們老馬家呢小時候看著挺機靈的孩子,怎么越長越蠢真是半點兒也沒隨我”馬寨主嘆氣道。

    馬駒子那點小心思,能瞞得住哪個

    霍五自然也明白,卻不放在心上,只道“還小呢,以后大了就明白了。”

    馬寨主搖搖頭道“知女莫若父,她這好強沒強到地方她一直跟著湊數,就真當自己有將帥之才,當打天下是簡單事,讓她去廬州備戰,自領一軍打壽州去,打下來就讓她在那里駐守,打不下來就調她駐守滁州去。”

    滁州是滁州軍發家之地,卻也只是發家之地。

    除了陵水的礦,并沒有其他緊要地方。

    陵水又因離滁州遠,單獨有駐軍。

    真要到了滁州,就是“養老”了。

    至于壽州在廬州西北,如今還是朝廷軍治下。

    壽州北邊是河南道的潁州,如今是潁州白衫占了。

    壽州西邊光州與南邊的舒州也是朝廷治下。

    西南的黃州與蘄州,就是蘄春軍治下。

    如此以后,壽州、光州、舒州三地就成了“孤軍”,看似并不難打。

    可實際上說不得會“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旁邊虎視眈眈的潁州白衫與蘄春軍說不得會趁亂出兵壽州。

    霍五皺眉道“壽州要是好打,咱們還能讓它白擱著想要讓孩子長個教訓,打泰州也行啊。”

    馬寨主搖頭道“打壽州,也是為了這一步好處。到時蘄春軍不出兵,咱們就能收了光州、舒州,蘄春軍出兵,戰場也在壽州,不至于糟蹋廬州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滁州、蘄春總要一戰,在淮南打與江南打好”

    壽州距離金陵遠,在這里打勝負都有底。

    要是在江南打,失敗的話,就有可能被追擊到太平府,到時候金陵危險。

    霍五還是搖頭道“可壽州離金陵太遠了,萬一有個閃失,援戰都來不及。實在不行,打舒州也好”

    舒州挨著長江,到時候陳兵江面,援兵也能及時。

    馬寨主連忙擺手“舒州不行,舒州離蘄春太近了,蘄春軍不會白看著,到時候就是咱們傾巢而出,與蘄春軍決戰,暫時沒有那個必要”

    朝廷還在,蘄春與滁州試探性的交交手還罷,還不到決戰的時候。

    “可戰場之上,刀槍無眼“霍五依舊不放心。

    馬駒子志大才疏,為將還罷,不宜為帥。

    馬寨主倒是心大“不摔個跟頭,哪里曉得疼左右咱們手中還握著壽天萬的侄兒,就算被俘也就是蘄春轉一圈。”

    霍五聞言,帶了苦笑。

    馬寨主說的干脆,可他只有馬駒子這點骨血,真要有個萬一也受不住。

    至于馬駒子的性情

    霍五倒是有些慶幸她是女子,要真是男子,還這個性情,那肯定與小寶無法并存,到時候也會影響他們老哥倆的交情。

    因是女子,一切野心就變成了可笑。

    “好吧,也算是敲打敲打蘄春那邊,別當咱們是真的怕了他們。”

    霍五終是點頭“只是不著急,等這期軍校生散了,二月初在開拔就是。”

    馬寨主點點頭,也是覺得如此踏實。

    熊孩子不懂事要摔打,可廬州有朱都尉在與沒有朱都尉在又不同。

    朱都尉是他之前在黑蟒山的四個把頭之一,朱剛、朱強兄弟的父親,這次軍校遴選的訓導生之一。

    太尉府后街,朱宅。

    朱娘子拿著一大一小兩個書包出來,放在羅漢榻上。

    朱強拿起略小些的那個,帶了新奇道“娘縫的這是啥啊,兩根筷子這不是書包,是裝飯盒的”

    朱娘子拍了兒子腦袋一下“眼瞎,這是竹子”

    朱強翻來覆去“沒見著節啊”

    朱娘子輕哼道“有竹子就行了,還要啥節”

    朱都尉坐在旁邊,拿起那個大的書包,仔細看著上面看不出什么東西的一團,真心贊道“娘子針線越發好了,這繡的東西真像。”

    朱娘子眉開眼笑道“是吧,奴也覺得這葫蘆繡的像。”

    朱強在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朱小妹在旁,看看親爹,又看看親哥哥,帶了擔心“爹與二哥做了同窗,那他們不就是平輩了嗎那我以后叫二哥啥啊”

    朱都尉摸了摸閨女的小揪揪,道“各論各的,放心你二哥還是你二哥,成不了你二叔”

    朱家三個兒女,只次子朱強繼承了朱都尉的心眼,長子朱剛憨直,朱小妹則帶了天真爛漫。

    朱小妹這才放心,拍著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二哥那么多好朋友,要是他成了二叔,我不是多了一堆叔叔,那可虧死了”

    朱娘子點了點閨女額頭“傻妮兒,竟擔心這些有用沒用的。”

    “梆”、“梆”。

    二更了。

    十歲的朱小妹打了哈欠,朱娘子摟著女兒下去安置。

    朱強這才正色道“爹,這首期班到底不同,要不要跟五爺與小寶爺說說,讓我換了大哥回來”

    朱強雖自詡聰明,可也沒有壓胞兄一頭的意思。

    在童兵眾頭目面前,他為這個名額欣喜,可心中不無憂慮。

    大哥晚了這一步,以后就要處處晚一步。

    朱都尉擺手道“勿要胡鬧,這名額不是能讓的你大哥如今這樣就挺好,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五爺與小寶爺日后不會虧了他。”

    朱都尉是內秀之人,心思通透。

    長子明明是霍寶的親兵隊長,卻抽調陵水縣,就本就異常。

    再想想陵水之前駐扎的是水進,霍五的心腹。

    這陵水重要,毋庸置疑。

    至于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就不是他能打聽的。

    他也知曉分寸。

    “看看梁壯那小子,你大哥又比他強多少,就算你大哥眼下在陵水,也未必能輪到這個名額。”朱都尉道。

    朱都尉是黑蟒山老人,消息靈通。

    之前遴選名額時,林師爺本提議要留出二十個名額,分給眾頭目直接提名,被霍五給否了。

    因此,這次遴選,就有些“論功行賞”的意思,沒有半點作假與給人情的余地。

    童兵能得六個名額,也是這六人功績到了的緣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pk10前三直选技巧稳赚 夏邑县| 运城市| 独山县| 扬州市| 封开县| 龙川县| 合阳县| 满洲里市| 皋兰县| 如东县| 玉门市| 南京市| 且末县| 咸丰县| 图木舒克市| 澄迈县| 会昌县| 武隆县| 尤溪县| 北京市| 石屏县| 嘉义县| 石首市| 林甸县| 潍坊市| 且末县| 芜湖市| 云梦县| 彭州市| 花莲县| 阿拉善右旗| 钟祥市| 连州市| 望谟县| 河东区| 来宾市| 清水县| 盐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