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學 > 楚臣信息頁 > 楚臣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山間

    白云蒼狗,韓謙躺在竹榻之上,看著一碧如洗的晴空,直覺世事悠遠。

    “前兩天看著王珺欲哭無淚的樣子,我都差點不忍心將她趕走。王積雄早年賞識老大人,遵照他的遺愿葬在敘州,或更能說服世人認識到老大人愛國愛民的胸懷。”奚荏今日回到山上來,說起來前兩天送王珺主仆護送王積雄的棺木在臨江縣登船的情形,忍不住唏噓不已,也暗自感慨韓王兩家的恩怨糾纏如此之深。

    “我父親的清謄,自然該是我去為他老人家正名,王積雄跋山涉水,只是想著他自己心里無愧、死而無憾,我又何需去領他的情?倘若那樣的話,這也未免太便宜他們王家了?”韓謙淡淡說道,并不覺得將王珺及王積雄的棺木趕出敘州,是一件多么無情的事情。

    “啊,世妃竟然真到岳陽了!”

    趙庭兒腆著肚子坐在竹榻前,正幫著韓謙將馮宣、林海崢他們從岳陽托人捎回來的信拆開來,看到信里所寫的事情,頗為訝異的說道。

    韓謙決意暫時不理世事,自然也就不能直接利用縉云樓的斥候探馬傳遞信息,此時收集外部的情報消息,主要是依賴于與敘州有故的人員信件來往,速度自然要慢許多。

    林海崢這封信,是二月六日就寫好,當時韓謙才回龍牙城兩天,林海崢一直到八日才找到合適的人捎這封信——而這時候周元、文瑞臨他們就已經動議增設行樞密院、行御史臺及行部,林海崢八日托人將信捎出時,還臨時添了許多事情進去。

    這封信十七日到黔陽城后又耽擱了一天才遞到他們手里,而這時候姜獲已經護送清陽郡主進岳陽城有四天了。

    這便是當世再正常不過的信息傳遞效率,這主要還是林海崢、馮宣心里急著將岳陽此時的狀況告之敘州。

    要不然的話,敘州與岳陽相隔一千五六百里,等普通的商旅正常往返,少說也要兩三個月,信息才能更替一次。

    韓謙、趙庭兒他們此時都還不知道在楊元溥、沈漾的堅持下,敘州刺史一職,已經落到他們的頭上。

    韓謙對馮宣、林海崢信里所寫的內容毫無驚奇,說道:“鄭暢少年便有大才,受其兄鄭榆忌憚,多年一直避官隱世,不與其兄鄭榆爭鋒芒。鄭暢無子嗣,鄭榆兩子鄭興玄、鄭興同皆有才干,鄭榆與鄭暢的關系才和睦起來,天佑帝在荊襄戰事后欲用鄭氏,才有鄭暢與鄭暉赴京任職——鄭暢于秋湖山選擇與李普、王文謙合謀,迫不及待頒傳討逆檄文,而他心里除了忌憚我,需要世妃到岳陽城能與殿下分庭抗禮之外,更重要的一點,這更符合鄭氏的利益及權勢擴張。而除了鄭暢之外,王文謙也必然巴不得有人能到岳陽來絆住我的手腳。”

    在世妃趕往岳陽這件事上,趙庭兒也不知道王文謙發揮多少作用,但想他們在雁蕩磯田莊時,鄭暢不拘身份,親自攜鄭暉過來造訪,當時她還頗為折服于他的風度,沒想到此人竟然會成為他們的一大礙障,輕嘆道:“哎!鄭暢心里總歸是想著鄭氏宗族。”

    “你覺得鄭暉的態度會如何?”奚荏從趙庭兒手里接過馮宣的信,又細讀了一遍,問韓謙道。

    “殿下與沈漾的反應太遲鈍了,在世妃抵達岳陽的那一刻,竟然還抱有母慈子孝的幻想,能叫鄭暉作何選擇?”韓謙輕聲嘆道。

    削藩戰事期間,鄭暉率鄭氏子弟進入敘州,與他們的配合還是頗為密切,都沒有鬧過什么不愉快,而鄭暉也是借韓謙的支持屢立戰功,最終出任左龍雀軍都指揮使。

    鄭暉也是極具才干的人物,有著極強的治軍用兵能力,視野不差,大多數時候還能兼顧大局,奚荏心里暗想,倘若潭王與沈漾能一開始就保持足夠的警惕,及早拉攏住鄭暉他們,鄭暉真未必就會屈從鄭榆、

    不過,潭王反應太遲鈍了,既沒有表現出壓制住世妃及鄭榆等人的強勢姿態與能力,還如此輕易叫世妃得到參與議政的名義,輕易叫行尚書臺的大半權柄落到鄭榆、鄭暢、韓道銘等人之手,沈漾都難免受到孤立。

    鄭暉無論是屈從鄭氏宗族的壓力,還出于自身的利益考慮,此時選擇沉默,或選擇與鄭榆、鄭暢站到一起,都不是什么難以想象的事情。

    目前除了行樞密院、行御史臺及六行部設立后,叫行尚書臺的大半權柄旁落外,信昌侯府的人還緊鑼密鼓的給太妃王嬋兒籌建獨立的儀仗、宿衛兵馬,這么一個局面,奚荏想想便覺得復雜無比,怎么理都是一團亂麻,也覺得韓謙即便這時是去岳陽,也會被世妃、鄭氏以及信昌侯府的那些人壓制得死死的,而毫無作為。

    那樣的話,還真不如留在龍牙山,置身于事外觀望數月再說。

    韓謙看著天際的悠悠白云,有些事他是完全不覺得意外。

    既定的歷史軌跡,雖然已經變得模糊不清,但信王圍金陵十月最終都被迫撤兵而走,以致江淮大地一片血腥、赤地千里,在韓謙的記憶里又是那樣的清晰。

    仔細去分析這背后可能有的一切因素,就會發現大楚高高在上、俯視蕓蕓眾生、毫無顧忌的將賤民踐踏在足下的王公大臣、宗閥豪族們,都糾纏在自己的利益得失之內,是這一切產生的根源。

    不要說真正能為億萬生民想著盡早結束戰亂的人,甚至能意識到覆巢之下沒有完卵、極力避免引火燒身的力量也是那么的孱弱跟微不足道。

    潭王一系也不能跳出這個窠臼!

    要不是如此,他父親在金陵又怎么可能抓不住一線轉機?

    “李知誥的信,你打算怎么回?”趙庭兒將一摞書信放下,問韓謙道。

    “不回。”韓謙搖頭道。

    “不回?”趙庭兒詫異的問道。

    荊襄戰事期間,受韓謙唆使,李知誥率部扣押待衛營將卒,解決柴建、張平、李沖、姚惜水等人對楊元溥的人身控制,也是荊襄戰事最終能有一個好結果的關鍵。

    雖然荊襄戰事之后,雙方做出一些和緩關系的努力,李知誥也將蘇紅玉娶到身邊,但在信昌侯府眾人眼里,當年就是一場兵變。

    信昌侯李普雖然人在潤州,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世妃、姚惜水以及幕后掌控晚紅樓的黑紗婦人進入岳陽,都將令李知誥的處境變得更加艱難,而李知誥無論從哪個角度而言,都是敘州這邊天然的盟友。

    趙庭兒都很不理解,韓謙為何不理會李知誥派專人送來的信。

    當然,李知誥捎來的信,主要也是噓寒問暖,對韓道勛的逝世致以哀悼,不涉及其他,但捎信過來便是表明一種態度;在趙庭兒看來,韓謙同樣也應該回一封信聊些家常。

    “我喪父悲痛,服喪于山野,哪里有心情寫信以通故舊?”韓謙說道,“李知誥送信過來,我也已經收到,哪里需要回什么信?難不成我的處境能比李知誥更好?”

    “哦,”趙庭兒心想也是,李知誥捎信過來表明他的態度即可,敘州這邊回不回信,都不可能放棄李知誥,去跟信昌侯李普他們媾和,因此也就無需回信;而真要回信的話,叫那些人知曉,不知道又要挑逗什么是非出來了。

    “照理來說,你服喪期間是不能分心俗務,以免落下口實,但等神陵司的余孽掌握岳陽形勢后,下一步多半就會將目標轉到李知誥身上吧?在他們眼里,可未必會覺得李知誥在邵州是不可替代的。”奚荏擔憂說道。

    “或許等不到他們對李知誥下手,形勢便會有所變化吧。”韓謙看白云蒼狗說道。

    雖然信王楊元演性情暴戾,不是人主之相,卻不能否認除了信王楊元演本人勇武過人、有萬夫莫擋之勇外,也有極為出色的統兵才能。

    這些年來信王楊元演坐鎮楚州,梁軍南攻多避東擇西,主要從蔡州對荊襄及壽州發動攻勢,實際上是其東線駐守徐州的兵馬,在信王楊元演手下吃過多次大虧。

    在既定的歷史里,金陵曾被信王楊元演圍困十月,這也意味著安寧宮、新帝楊元渥以及壽州一系的將領,甚至包括徐明珍本人在內,在金陵城外與楚州兵馬的野戰中,都被信王楊元演打得沒有還手之力。

    目前王嬋兒、李普、黑紗夫人跟楚州合作甚歡,那是楚州兵馬前鋒剛剛渡江,還沒有顯示鋒芒,一旦待信王楊元演渡江后取得一兩次關鍵戰役的大捷,鋒芒畢露時,王嬋兒、李普以及黑紗夫人感受到來自信王楊元演的威脅,情形便會有所轉變。

    除了信王楊元演那邊,南邊的靜海軍、西邊的蜀軍、北邊的梁軍接下來也不會毫無變化。

    雖然眼下梁楚兩國已經亂作一團,但正因為形勢太亂,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意想不到的變故,那就更不能將目光局限于一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pk10前三直选技巧稳赚 双鸭山市| 肃北| 双城市| 织金县| 克东县| 大理市| 资阳市| 赣榆县| 集安市| 治县。| 磴口县| 兴文县| 浠水县| 上高县| 古丈县| 增城市| 宜阳县| 红原县| 五大连池市| 如皋市| 临夏县| 托里县| 体育| 榆林市| 巴楚县| 类乌齐县| 罗江县| 临桂县| 云龙县| 蕲春县| 连平县| 当雄县| 磐安县| 大荔县| SHOW| 牡丹江市| 印江| 鹤山市|